当前位置:排列3玩法>走进十四师>文艺天地>文学作品
腊月市里的八角灯笼
发布时间:19年02月03日 信息来源:兵团日报 作者:李 红 编辑:系统管理员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排列3玩法 www.jw6sh.com.cn 有关春节的日子,更多地唤起的是我们对亲人的思念与记挂,并让我们重新体味团团圆圆的深意。

是的,失去了方觉珍贵,方觉痛惜。我是否还能找回那两个被我遗弃在岁月深处的红灯笼?

进入腊月后,我的心一直悬着放不下,没有来由地空着。找不到原因,索性就由着自己,像丢了魂似的在期待着什么,又像是在期盼着什么人归来。

直到这个周末,看到超市里、市场上到处都是拎着大包小包采购年货的人,看到地摊上挂着的大大小小的红灯笼,“腊月市”这几个字忽地就将我的心锁定了。

古人把进入腊月后的市场叫作“腊月市”,意味着开始集中采购年货了。不知现在还有没有“腊月市”这一提法,我八九岁的时候,从妈妈那里知道了这一称呼后,就牢牢地记住了。妈妈告诉我说,腊月是一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份,进入腊月后,就要忙着置办年货,就要剪窗花、贴春联门神了。

可是,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我们平日里叫惯了、逛遍了的市场称作“腊月市”。尽管这样,我却没缘由地喜欢上了“腊月市”。这个叫法中有着我所说不出的神秘与新奇,有着种种幻想与诗意,也有些好玩。在心里一遍遍地把玩着“腊月市”这三个字,有种按捺不住的冲动。

在腊月市里和妈妈一起采购年货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。除了鸡啊肉呀鱼啊什么的,腊月市与平时的市场最大的不同就是,随处可见卖灯笼、春联、门神的摊点。我跟着妈妈在形状各异的灯笼中穿行,很快就被浓浓的年的喜庆氛围淹没了。

妈妈从那一年的腊月市里买回了两个八角仿古红色塑料灯笼。它们挤在一大堆的装饰品中,被妈妈一眼就相中了。妈妈掏钱去买它们时,我只看到了装在薄薄的塑料袋里的几个塑料片,想象不出它们怎样才能变成灯笼。

回到家里后,妈妈把采购的年货一样一样地往外拿。拿出这几个塑料片时,妈妈微微一笑说,把灯笼挂上,过年的气氛就有了。

我不知道这些塑料片怎么能变成灯笼。只见妈妈把这些造型各异的塑料片一个个地组合着插着,再放上小小的灯泡、电池,没几分钟,两个漂亮的红色八角灯笼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满心的欢喜。在上世纪80年代,这是多么奢侈啊。灯笼被妈妈挂在了一个装有全家人照片的大相框两边,年的味道便弥漫开来。

妈妈望着这两个红灯笼,喜滋滋地说,你知道为什么过春节时要挂灯笼吗?我说,是不是想让咱家更漂亮些?妈妈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说,春节挂灯笼,象征着一家人团团圆圆啊。

我似懂非懂。我们一家人不都是团聚在一起的吗,为什么要挂个灯笼呢?那时,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离别,什么叫生死,以为团圆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最平常的一件事。直到现在,妈妈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十多年了,此时,又逢腊月,想起那两个红灯笼,想起在腊月里出生、又在腊月里去世的妈妈,想起四处漂泊的亲人,想起自己也已身置他乡,恍然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人了,自己的魂为什么又像丢了一样了。

“十万人家火烛光,门门开处见红妆?!蹦鞘且恢衷跹那榫??在我,唯愿能有一个红灯笼能永永远远为妈妈亮着,让她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妈妈没有太多的文化,大概并不知道春节的灯笼统称为灯彩,出现于18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,但却知道,春节的灯笼不同于平时的灯笼,一定是和团圆、喜庆联系在一起的。所以,她宁肯少买一只鸡、一块肉,也要添两个红红的灯笼。

后来,妈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那两个八角灯笼取下来,一点点地清洗干净,再原样挂上。这两个灯笼给我们那个简陋的土坯房增添了无尽色彩。

灯彩,真是名副其实啊。

时代变迁,数年后,我总想找个更漂亮的挂饰将它们替换下来,但最终还是觉得相框旁的那个位置,只属于这两个八角灯笼。直到我们彻底从土坯房搬出,八角灯笼才淡出我们的生活。

其实,一路走来,我已丢弃太多,包括这两个灯笼。然而,又似乎从没有丢弃过它们。这两个八角灯笼总是在眼前晃动着。尤其是在此刻,年的味道愈来愈浓,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,回家的心情愈来愈急切的时候,两个红红的灯笼牵扯着我。想念妈妈,想念亲人。这个春节,我将以怎样的心情回到已经没有了妈妈的家乡?

“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/我在外头/母亲在里头……”也许,没有任何一首诗可以安放没有妈妈的心灵。

关于腊月,有种种说法,但我更倾向于“腊”是古代祭祀祖先和百神的祭名一说。相传南北朝时期,每到腊月的初八,民间都要猎杀禽兽举行大祭活动,拜神敬祖,以祈福求寿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有关春节的日子,更多地唤起的是我们对亲人的思念与记挂,并让我们重新体味团团圆圆的深意。

是的,失去了方觉珍贵,方觉痛惜。我是否还能找回那两个被我遗弃在岁月深处的红灯笼?

我默默地摇了摇头。即使如此,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,希望能在网上搜寻到与那两个灯笼一样的灯笼。当我输入“八角灯笼”四个字时,果真有这样那样的八角灯笼出现在眼前。它们的模样与那两个灯笼无异,材质与工艺也都无可挑剔,但却不是我执意想要找到的。

斯人已逝,徒留怀念。面对电脑里铺天盖地般出现的八角灯笼,想起妈妈在腊月里、在春节里为我们贴过的门神、福字,为我们做过的各种吃食及亲手缝制的新衣,恍然觉得年的气息里渗透着丝丝缕缕的惦念、牵挂。

走在妈妈曾经带我走过的腊月市里,目光越过堆积如山的年货,被一个卖灯笼的摊位吸引住了。我轻声在心里对妈妈说,再买两个红灯笼,年货就备齐了,就该回家过年了……